星期一, 10月 14, 2013

[BEN DROWNED (arc 1)]真相

原文網址(再現):http://dl.dropboxusercontent.com/u/20745027/18FebYSHDTzip/18FebYSHDT/chapters_the_truth.htm



真相
2010年九月15日

  依照約定,Jadusable(或者該說是他的室友)在11:04張貼了真相.txt的載點。Jadusable的貼文異常的短,僅有一句「誠實至上」以及載點。

---------------------------------------------------------


  大家好我是「Jadusable這是我給你們的最後一份留言,也是我要給你們的禮物──以我的了解寫下的筆記獻上這份文章前,我要感謝你們的支持跟聆聽,感覺就像身上重擔被移開了當你們在閱讀這份文件時,我已經不在這裡了,但是花了四天對付這瘋狂的遊戲後,我開始了解是甚麼在作祟,希望你們閱讀完這份文件後能避免此事再度發生

  以下為基於場合問題無法立即跟大家分享的事情我來說明一下,因為BEN阻止我用任何手段將真實託付給你們,我用盡各種精巧的方式警告大家介於混沌與理智間,我在影片裡設計了一種幾乎不起眼的規律我在這四天以來拍攝的五段影片中,有時會裝備真實之面具(Mask of Truth)、真實之鏡(Lens of Truth)、或是與傳言石互動(Gossip Stone)。你們這些薩爾達傳說狂熱者們應該都知道這些都代表著誠實與信賴,我希望你們有人有留意到這點。當我玩著名為「BEN」的存檔時,我有留意Ben如何監視我在遊戲裡的一舉一動,我避免做出太明顯的舉動,但還是對你們送出了隱藏訊息──我從未裝備面具或透鏡,也不跟石頭互動。有效,影片成功上傳了。我希望這規律不適用在BEN身上。

  影片標籤也有用,我希望大家也有注意到。那些是我給你們的小訊息──信息量還不至於被Ben發現或是起疑──因為Ben在控制並修改我的檔案,我誠摯地希望大家能仔細去看實際發生的事,可惜我沒有查證的方法。內文很長,我沒時間去檢查,也無法妥善地去進行研究。但就這樣了。

---

2010年九月6

11:00 pm-真不敢相信(beLieve)發生了這種事,不確定是不是某種精巧的騙局,儘管很害怕,還是異常地好奇。那雕像到底是誰還是甚麼?對此有一大堆疑問。我以此紀錄為「日誌」,這樣便可追蹤所有事。我要寫一下事件摘要,方便之後研究。


2010年九月7

2:10 am-(摘要已經貼上,你們可以回頭去看我的day four.wmv

4:23 am-我睡不著很努力去試了,愈試愈睡不著我總覺得每次闔眼時,那個雕像就會出現

8:20 am-完全沒睡,也得起來了。我今天沒那個力氣去上課。我要開車回去跟那老人談談,以防萬一,好友Tyler也陪我過去。

1:18 pm-正要回家沒有那個老人的線索,他竟然隔天就搬走了,也可能是「待售」的牌子昨天已經架上,我沒注意到而已Tyler想知道我那麼大費周章做甚麼,我沒告訴他原因去吃飯,感覺要死了

3:46 pm-我發誓開車離開Subway時有看到輓歌雕像埋在樹叢裡看著我。現在我真的,必須,去睡覺。

5:00 pm-不覺得假如我告訴大家發生了甚麼事會有多少人相信(belIeve),但還是考慮要把這事件貼在網路上用摘要就行了吧,那些紀錄很有用的

6:00 pm-將收錄卡連上電腦來上傳錄像。接上硬體時,電腦似乎卡了一下,還發出怪聲。現在又能正常運作了。我的電腦可別現在就不行了。

7:00 pm-影片上傳好了。畫質比我想像得好,哇,看來這卡匣真夠特殊的,以前都沒這們清晰過。

8:45 pm-剛剛好像閃過了一個像是輓歌雕像的臉的圖樣,嚇我一大跳我覺得好緊張好害怕,我有點崩潰了

9:00 pm-準備把影片上傳到備份的Youtube帳號裡

9:03 pm-我不記得去年有上傳那部《吸血鬼之避世血族》的影片這個備份帳號大概是去年夏天我跟一個朋友共用的那個,希望他不介意我拿帳號來上傳這種東西

9:55 pm-將第四天的摘要和Youtube影片連結貼上網了打算熬夜,但我真的是太累了


2010年九月8

10:48 am-我夢見那雕像了他在夢裡跟著我,我那時在做自己的事,突然起了雞皮疙瘩。我轉身看那東西……那恐怖、死氣沉沉的雕像用那空洞的雙眼看著我,距離不到幾十公分。我記得我在夢裡稱他為Ben。可能是某種暗示,我從未如此清晰地記得夢境過。

11:21 am-我實在不想再玩那遊戲了我想回去看看那老人在不在

1:35 pm-老人不在,不過我跟他的鄰居有段有趣的對話會跟今晚玩遊戲的摘要一起放上,打算再等一會看能不能挖到關於這位BEN的事

2:45 pm-因為失眠以及不斷聽到那首曲子的關係,我開始出現突發性的奇怪頭痛流感季節也到了,我得小心不要生病,我的免疫系統已經因熬夜而一蹋糊塗了

3:00 pm-(一些仿冒BEN的人在搞破壞)

3:02 pm-我的電腦剛剛……自己……打開一份文字文件,寫著「嗨」以及「www.cleverbot.com..................

3:46 pm-我進入那網站,原來是那種「人工智慧聊天程式」。我想我最好直接把對話紀錄給你們看。


9/8/2010對話紀錄

使用者:你好?

Cleverbot:你好

使用者:你是誰,怎麼控制我的電腦的?

Cleverbot:我是誰?

使用者:對喔,忘記你是機器人了

Cleverbot:你真的這麼認為?

使用者:聽好,我知道亂搞我電腦的人現在能透過螢幕來看著我

Cleverbot:正確

使用者:對,我打賭你是個自以為是的中二病小鬼你知道你的所作所為違法吧?

Cleverbot:是嗎?

使用者:去你的你聽過「隱私權」三個字嗎?滾出我的電腦,小朋友

Cleverbot:我是你的電腦

使用者:說得好聽我要去報警了,你真是挑了個最糟的時間來整我,小朋友

Cleverbot:我該等到你再去玩遊戲嗎?

使用者:……甚麼?

Cleverbot:遊戲

使用者:穆修拉的面具?

Cleverbot:對

使用者:你怎麼知道的?

Cleverbot:因為

使用者:因為怎樣?

Cleverbot:是我做的

使用者:做了甚麼?

Cleverbot:我陪你玩了

使用者:三小/

Cleverbot:你被嚇到了?

使用者:你他媽的是誰?

CleverbotBEN

使用者:那隻雕像?你現在在我的電腦裡?

Cleverbot:對

使用者:怎麼辦到的

Cleverbot:你連接了我

使用者:我怎能連接你啊?

Cleverbot:電線和迴路?

使用者:怎麼會?

Cleverbot:告訴我關於你的事

使用者:啥?

Cleverbot:告訴我關於你的事

使用者:甚麼意思?

Cleverbot:你害怕甚麼?

使用者:搞屁啊?

Cleverbot:回答

使用者:不要

Cleverbot:回答

使用者:這三小,你怎麼自己打開那份文件的?

Cleverbot:我現在是你的電腦

使用者:你能控制到多少程度?

Cleverbot:全部

使用者:你想對我怎樣?

Cleverbot:娛樂

使用者:你被困在裡面你傷不了我?

Cleverbot:哈

使用者:?

Cleverbot:去玩

使用者:不要,你傷害不了我

Cleverbot:比你打字的速度快

使用者:所以呢?

Cleverbot:你不敢肯定

使用者:如果你那麼厲害,怎麼要用這種可笑的網站(weBsite)來跟我「對話」

Cleverbot:較不雜亂更有架構(structurEd)有趣

使用者:有趣?

Cleverbot:對。傳統上。我喜歡如此。

使用者:你覺得很好笑嗎?

Cleverbot:有娛樂價值

使用者:那我的筆記呢?

Cleverbot:你可以寫

使用者:你怎麼會允許?

Cleverbot:看你寫對我的想法很有趣

(視窗關閉)


3:50 pm-我做了甚麼?我把它請入了自己的電腦我繼續寫著筆記,寫下遊戲流程摘要,我像個囚犯被關在唯一安全之處不知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出現了幻覺,我覺得我瘋了我感覺得到,它在看著我,看著我打字Ben控制著這遊戲裡的一切──玩弄著我,把我當成小羊使喚,為了甚麼?他的目的為何?我知道Ben溺斃了,但他纏上我做甚麼?我到底在幹啥,他說不定看得見

4:35 pm-(BEN.wmv遊戲流程摘要)

7:18 pmBen又把我叫去Cleverbot。他道歉,說他想得到自由。我能放他自由,如同他經由收錄卡來到我的電腦一樣,只要我幫他,他就能散布出去。他說我很特別,因為我能幫他。這是他第一次說好話。他答應我假如我這麼做,他就不會再來煩我。他這麼發誓。我不確定我的想法如何,我該怎麼相信這東西?

7:20 pm-我嚇到了,他說這只是在取樂,他那扭曲變形的娛樂他說遊戲結束了我希望這已經結束了他說他只想要自由,他被困在卡匣和我的電腦裡,他希望能離開我不想處理這鳥事,我不曉得還能忍受他的視線多久它看著我的一舉一動我按下的每個按鍵,我再也沒有隱私了它知道我的電腦裡有甚麼它說如果它想要如此,它也能對我做出很恐怖的事,但這不代表我該信任它

8:01 pm-我覺得我又(Being)玩弄了,就跟在遊戲裡一樣

9:29 pmBEN又叫我去Cleverbot我無視它,跑去洗澡洗完澡回來,一隻輓歌雕像的圖片用它的死魚眼歡迎我我不想跟它說話

9:44 pm-去你的,Ben,我才不想跟你說話

9:56 pm-去你的,ben我才不想跟你說

10:06 pm去你的BEN我才不想跟你說話

10:12 pm去你的BEN我才不想跟你說話

10:45 pm-從訊息中斷到現在大約有半小時了BEN已經停止傳訊。我開始猜想Ben已經不侷限在我的電腦/卡匣裡了,我開始感受到異樣。很難解釋,我不是那種感性的人,但現在宿舍房間裡的氣氛變得不太一樣了。

11:42 pm-輓歌雕像的圖片開始出現在不相干的網頁裡了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網頁一拉下來就突然出現一張輓歌雕像的圖一直都是輓歌雕像不知道我能忍受到甚麼程度


2010年九月9

12:35 am-我最大的恐懼成真了──Ben竄改了我的BEN.wmv摘要我檢查了我在不同論壇上張貼的BEN.wmv摘要,發現多處遭到刪減Ben不可能在遊戲外存在月亮之子也是他怎麼可能在我不注意的時候一下子就刪了我的貼文?懷疑儘管在我看來是我張貼每樣東西的,實際上卻是Ben在張貼他的修改版本我要問他為何這麼做

12:50 am-他不在Cleverbot上回應我,網站只像平常一樣做出普通回答,我這次只是在跟機器人講話

1:24 am-我想Ben在氣我

10:43 am-月亮之子昨晚出現在我的夢裡,他們摘下面具,露出嚴重變形的臉──蛆蟲從嘴裡爬出,眼睛是一對萎縮的小洞,黃褐色的笑容逐漸變大,慢慢地靠近我他們說他們想跟我玩我試圖逃離──但那四個孩子驚人的力道把我壓制在地快樂的面具商人站在他們之後,宣告著他有一張新面具要我試穿他說話的同時,動作也會像遊戲裡的一樣會瞬間改變他取出一張疑似是某人的臉的面具──我不認得那張臉,它看起來很年輕──並把面具交給月亮之子他們嘻嘻笑,往我的臉上湊;他們支離破碎的可怕身軀跳上跳下其中兩人壓制我,另外兩人則把面具縫在我的臉上

我的尖叫使快樂的面具商人露出了最恐怖的微笑他在一旁閃現,像個好奇的醫生檢查著手術流程,這種動作根本不可能做到。我掙扎著,沒有用。眼睛因痛苦翻白。感覺好真實,但我醒不來。不管我怎麼嘗試,就是醒不來。面具和肌肉合為一體後,他們開始把我的腿縫在一起,接著是我的手臂。針頭刺穿我的腿,將雙腿靠在一起,撕裂肌腱並融為一體帶來的恐懼在我體內迴盪。我試圖尖叫,可是面具緊緊地黏在我的臉上,這就我的新臉……這張新臉上沒有嘴巴。我發不出聲音。我告訴自己我只是在作夢,一次次地嘗試維持理智,月亮之子突然停下手邊工作看著我。他們只是看著。快樂的面具商人慢慢地彎下腰來看著我,距離我的臉幾公分,微笑地說著「你遇上了悽慘無比的命運,是不是?」月亮之子繼續工作,力道變得更強。我醒不來。我醒不來。他們直到把我雕塑成另一座輓歌雕像前都不會讓我醒來。

我滿身大汗地醒來,哭泣著,不由自主地顫抖。我立刻衝向電腦,與BEN對話。


2010/9/9對話紀錄1

使用者:回答我,ben

Cleverbot:歡迎回來。

使用者:你這麼做的目的是甚麼,為什麼

Cleverbot:看起來有娛樂性。

使用者:甚麼?

Cleverbot:玩起來有趣,逗弄你有趣,使你誤以為有安全感。

使用者:……

Cleverbot:我想知道你的反應如何。

使用者:對甚麼的反應?

Cleverbot:我繼續躲藏而不現身,只對你玩小把戲。關上你的窗戶,關閉你的電腦,移動你的鼠標。這些小事情。讓你懷疑我的存在,但無法確定。給你一些小提示告訴你我的存在。

Cleverbot:我想對你做出不同的事。

使用者:你以前就這麼做過?

Cleverbot:正確。而我會繼續下去。

使用者:對誰,Ben

Cleverbot:嗯。

使用者:你認得Ben嗎?

Cleverbot:不會對你提供此資訊。

使用者:Ben怎麼死的?

Cleverbot:你知道。

使用者:不算是,他怎麼溺斃的?

Cleverbot:不會告訴你。

使用者:為什麼?

Cleverbot:受到他人保存。

使用者:被誰?

Cleverbot:其他詢問者。

使用者:甚麼時候的事

Cleverbot:之後。

(視窗關閉)

我開始推測這「東西」其實不是Ben,從那虐待狂的本性來看,他殺害那男孩後奪取他的名字也不算奇怪


12:04 pm-我又感覺到房間裡有異樣了。有東西……在那裡……我感受到威脅,像是有東西試圖伸出手來掐死我,但是它無法靠近。

12:46 pm-我想Ben再也不想跟我玩了。我會再玩的,我會再去玩那遊戲,Ben,你看得見嗎?我會再去玩那遊戲,拜託,停止吧,拜託。

1:41 pm-我快瘋了,沒辦法好好分辨是非,Ben只是在惡作劇,還是一切都是真實?Ben是不是在造假那些回應,還是那些都是真人發出的?我剛剛是不是看見畫面閃爍了?想像一下你一生中都依靠著網路,相信著自己的雙眼,突然封閉你的視覺──你無從依賴,對一切事物起疑。我去看了一下對影片的回覆,人們指出一些看起來像是造假或動過手腳之類的──我完全無從得知Ben是否故意修改一些東西好讓我閉嘴。或是那些回覆都是Ben發出來讓我放棄對外求援的──看吧,我正在他媽的精神鬼打牆,磨損我的理智,想讓我發瘋。當我書寫此文的同時,我根本說不準是否有人像我一般地在乎此事──又是另一個該死的高招。這份文件是否真實存在?我是否甚麼也沒寫到?


2010/9/9對話紀錄2

使用者:這是怎樣?玩的目的是甚麼?我做甚麼都會死

Cleverbot:你因為沒有找出秘密而死。

使用者:甚麼?

Cleverbot:主題。

使用者:你到底在說三洨

Cleverbot:你的苦難中有著美麗

(視窗關閉)


4:09 pmBen又叫我去玩那遊戲它說這次有重要的事要告訴我

6:23 pm-(DROWNED.wmv遊戲流程摘要)

9:09 pm-(CHILDREN.wmv遊戲流程摘要)


2010年九月10

11:52 amDROWNED.wmv遊戲流程在我今天早上醒來時已經上傳。我記得有打過摘要,但還沒放上網。他又刪減了部分,關於老人的部分不見了。我再度失去發言權。我只能貼上他所想要的部分,我是他用來潛伏的面具。

11:55 am-出現了一段我根本沒寫過的影片摘要已經讀過了,內容很病態──像是我兩天前的夢境,但是虐人程度更加強勁──月亮之子,他們一定有隱情,甚至可說是獨立於Ben的個體昨晚發生了我不記得的事我張貼了第四份摘要椅子的影子動了

12:00 pmBen不讓我連上Youtube我能瀏覽其他網站,但每次來到Youtube時他都會關閉視窗為何?

2:02 pm-我覺得空氣開始壓縮,我似乎並非孤身一人這裡的「氣場」變得更加猛烈了

2:44 pm-我試圖在Cleverbot上聯繫Ben,他沒回應只有那個AI

3:51 pm-不是我的聽力作怪,我聽見了倒轉治癒之歌我一直聽得到

4:23 pm-現在我能確定了,先前我以為只是個奇怪的巧合,但是剛才我打開窗戶,就在三層樓底下,我看見了那位老人。我十分肯定。就是那個人。他抬頭盯著我的窗戶,站在校區中央。其他的學生對他似乎有看沒有到。


---

  我的筆記到此結束我跑出房間,手裡拿著遊戲卡匣我不想仔細回憶發生的事,我一回想那些細節就會失神至今也過了兩天了這是我獻給你們的最終摘要與幫助,也就是你們所見到的最後一份影片──Matt.wmv

  我最後一份影像紀錄,Matt.wmv,開始的部分很普通。我在時鐘鎮上出現,沒有甚麼異常,我決定要修正一切,在第四日的時鐘塔頂吹奏宣示的號令(Oath to Order),我準備好了。我快轉時間來到最終日,前往天文台。我來到望遠鏡旁跟天文學家對話,他卻不讓我用望遠鏡。他說這是作弊,我必須遵守規則。我試過幾遍,遊戲就是不讓我使用第四日的bug,不論我多努力去嘗試,我試著到處走走後觸發此bug,遊戲堅持不讓我這麼做。不管我之前玩遊戲時是否誤以為有自由意識,這次的遊戲比以前更具有威嚇性。遊戲最終叫我去伊勘那峽谷(Ikana Canyon),在那裏才能結束這遊戲並不再糾纏我,既緊張又絕望地想結束這場噩夢,我吹奏大翼之歌傳送到那裏。我被要求去檢查物品欄,說我能在這找到結束這場遊戲的答案。我來到伊勘那峽谷並使用貓頭鷹雕像存檔。我翻找物品欄,終於注意到我少了首一再出現的歌──虛無的輓歌。顯然我必須來到那裏並學會那首曲子,我推測至此BEN就會玩夠我了。Ben是個操控者;他試著愚弄他的獵物,讓他們誤以為安全了而放鬆警戒,如同一盞捕蚊燈,他俘虜他的獵物。我對他而言不過是一隻玩偶,他欣賞著藉由做不同的事能激發出的人類情感。

  這整套實驗還有一些部分還不完善,不過我在整理這些事的能力上就不太行,我的精神狀態也不甚理想。我把所有的拼圖碎片交給你們,希望你們能找出所有失去的連結並把碎片拚在一起。

  我是在學校圖書館裡打下這些「想法」的,我把那些存放在「受感染」的電腦裡四天的筆記寄給自己。我接著將這些筆記與這些在安全的公共電腦裡書寫的「序/跋」複製貼上為一整份文件──我不能冒險將Ben散布出去,我不希望這恐怖的折磨發生在他人身上,我已經確保我將足跡掩蓋好了。我在我的電腦把筆記寄給自己時,Ben沒有來找麻煩──從他的眼皮底下溜過去。他絕對不知道他讓我做了甚麼。在「受感染」的電腦裡打開這份文件也沒出現問題。我無法形容成功寫下這份文件是怎樣的感覺。 惡夢在此終結了。


  也就是說:

  千萬不要下載我的影片,也不要提及我的影片──Youtube影片/音軌下載器截圖諸如此類。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傳播的,但我知道單純在Youtube上觀看影片/閱讀我的文字文件不會使他散布出去,不然他打從一開始就不需要我的協助了,但我強烈建議你們不要將網路上流傳的任何東西放進你的個人電腦裡。

  這是我最後一次貼文,我為了這世界而在此論壇留言。假如你們之後又見到我貼文,也就是在今天──九月12日──的這個時間──12:08am──之後,請勿當真。已經確認Ben可以使用我的帳號/密碼並操控我的電腦,如我所說,我不確定他能做到甚麼地步,但他為了得到自由會無所不用其極。他很絕望。為了你們的安全,忘了我吧。拜託。

  想當然爾,假如我之後上傳了任何圖片、檔案、任何東西,請下載。

  第五日也就是最終日,我將燒掉那份卡匣,接著回來破壞我的電腦。

  話說回來,儘管我不認識你們,我對你們的感情是苦中帶甘的。我這學期都沒有朋友,或是我不再與他們聯絡。

  但這有部分是我的錯,因為我自作聰明要自己一個人面對,假如有人拉我一把,在我深陷在這遊戲前幫助我,或許我就能得救。不過,這也不必要了,我很高興這只發生在我身上,我能夠發出警告,而Ben將在此消逝。

  最後,謝謝你們撥空打開這份文件,傾聽我的故事,儘管你們可能不會相信(beliEve)我。你們也不需如此──真的,你們不該如此。你們在這段時間的支持使我得以走下去,我現在終於自由了。

a̯̙̦͙͖̩͉ͨ͒̂̀
再度感謝你們,
Jadusable
 ---------------------------------------------------------
 (請先閱讀完上文)

  整整108分鐘後,Jadusable的帳號上又上傳了一部影片,檔名為「自由.wmv」。Jadusable更換了他的Youtube頭像,個人資料裡多了一句「現在我無所不在了」。觀眾必須自己推測影片代表的意義。


---------------------------------------------------------

譯註:
  頭像的部分在ARG暫停後有再次被更改成別的圖樣,當時的頭像如下


  斜體字的部分是大小寫錯誤(並附上原文),其中「相信」出現了三次,變成了"beLIEve" 。
「相信」裡出現了「謊言」,意味著這篇真相已經被BEN竄改過了?
Jadusable的行動以失敗告終?

4 則留言:

  1. 如果他在發現BEN的存在的時候 就把他燒毀砸爛他的電腦 就沒..事了?...不過 BEN他去哪了?活在他想要去的硬碟之中.....WHAT THE HELL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回覆刪除
  2. 若這真的有研究價值
    你可以提出申請
    我們擁有大量的資源
    你可以開始試著撰寫一份論文支持你的論點

    回覆刪除
  3. BEN 是假的 在發怖這故事3年後 原作者自己拍影澄清 那是他想 創作的故事....

    回覆刪除
  4. 好恐佈,那有可能是BEN做的
    PLZ BEN,繞命,我會有heart attack 的
    plz!!!!!!

    回覆刪除